哈啰CEO杨磊:疫情是危也是机!

2020-07-09 14:38:15 IT资讯

  针对疫情,近期,哈啰高管与员工进行了公司《高管面对面》的2020年首场分享交流。依据一份哈啰内部公告,这场交流会共有150多名员工参与,哈啰出行CEO杨磊、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围绕当下形势、公司战略、未来规划以及各业务发展情况做了分享。

  受疫情影响,人们出行意愿普遍下降,对出行行业造成冲击。来自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,交通运输行业客货运输量显著下降,2月份,出租车包括网约车接单量下降85%,货车司机、出租汽车司机群体收入大幅下降。疫情在短期内对两轮制造产业也带来冲击,一方面很多企业担心订单流失,订单需求的不确定性让中小企业复工难;另一方面产业上游工厂面临着招工难、大部分产线瘫痪、产能难以恢复等难题。

  李开逐在交流会中坦言,按常规,春节假期后公司都会根据年度的业务发展规划,进行组织、架构和人员上的调整和布局,为完成年度的目标进行准备;而疫情带来了更复杂的局面和更严峻的挑战,“骑行量显著下降,疫情对我们的收入带来的影响显而易见。”为此,哈啰迅速采取了一些节流措施,比如降低营销短信的费用、提高服务器使用效率降低成本、对单车智能锁维修进行提效降本、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行政、办公费用支出等。

  事实上,随着复工期到来,民众外出乘坐公交的频次降低,催生了更多的共享单车骑行需求。此前哈啰出行向南都记者提供的大数据显示,1月8日至2月5日期间,包括广州、深圳在内的国内多个一、二线城市,超市、农贸市场等地点附近共享单车骑行量占比上涨约5%;3公里以上的骑行量占比增加,说明部分市民选择以共享单车替代此前的出行方式。

  “疫情是危也是机。相对旅游等行业,我们是高频、刚需的基础民生消费,而且春节期间本来也是业务淡季,我们受到的冲击相对来说不算严重。”李开逐称,“总体上我们现在的资金储备、业务恢复情况都比较好”,今年会在新业务上做更多投入和更多尝试,“希望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。”

  在组织建设方面,李开逐表示,去年是公司人员增长最多的一年,组织效率也出现了一些问题,因此会更加注重绩效管理,通过严格的考核机制奖优罚劣,10%低绩效的人员若改进情况不佳,则面临淘汰的可能。“外面有传言说公司在大量裁员,这显然不是事实。我们也没有‘一刀切’的指标说每个团队都要减员多少比例。总之还是汰换、调整少量不合适的人,提升组织效能,让组织具备更强的竞争力。这样的管理动作,会长期坚持,并不是说现在遇到什么大的困难了要临时减员。”

  去年下半年至今,有关哈啰出行获得新一轮蚂蚁金服领投的融资的消息始终不断。例如去年10月有报道援引一位接洽过哈啰的投资人称,此轮融资额约为3~4亿美元,估值约为40~50亿美元,华平资本或将入股。但一直以来,官方对此事均未予置评。取而代之的是同期,哈啰出行、蚂蚁金服与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宁德时代宣布共同出资10亿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,推出定位两轮电动车基础能源网络的“哈啰换电服务”。

  南都记者注意到,在此次交流会中,杨磊和李开逐均明确表示,公司目前的资金储备情况比较好。据杨磊透露,“去年底我们完成了一轮新的融资,这笔钱还没开始用,就碰到了疫情”,“现在应该是我们创业至今,账上现金储备最多的时候。疫情结束后,我们会有更好的发展,找到更多的增长机会。”他同时表示,依据财务负责人的业务预测,即使在今年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,“我们大约还能实现100%的业务增长,而且很有希望在2020年实现整个集团的首次盈亏平衡。”

  根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,截至2019年8月底,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有1950万辆,注册用户数超过3亿人次,日均订单数达到4700万单。《中国共享出行发展报告(2019)》称,相对前两年的大起大落,2019年行业发展增速相对平稳、趋于理性,企业不再是靠烧钱补贴来获得用户,而是把重心放在了精细化运营发展上,运营效率决定企业未来的竞争力。去年6月,杨磊曾公开表示,哈啰出行持续深耕两轮,全面构筑两轮生态体系。去年底的统计显示,哈啰全国注册用户已超过3亿,稳居行业第一。

  在此基础上,杨磊进一步提出了哈啰出行未来的业务规划。“如果我们只是守在两轮出行的赛道上,可能也有足够丰厚的利润,但迟早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。”他强调,哈啰出行将坚定往平台级公司去努力——“这条路非常远,也非常难走,但我们已下定决心”,基于出行往整个生活服务方向去延伸,“未来三年,我们希望DAU(日活跃用户数)过亿,在更长的时间里,我希望哈啰能成为中国人主流的三个APP之一。”

相关阅读

查看更多